精彩小说尽在JP小说阅读!手机版

您的位置 : JP精品阅读 > 资讯 > 言情 > 王爷本宫不侍寝周雪怡傅靖天

王爷本宫不侍寝周雪怡傅靖天

时间:2018-11-23 14:45:49来源:JP小说阅读

《王爷本宫不侍寝》小说主角是周雪怡,傅靖天等,由作者米虫虫最新创作,小说主要讲述了周雪怡从原身的记忆力得知,傅靖天之所以与周雪怡结婚,就是因为迫于压力,所以两个人根本没有感情,因此她想要在被陷害中脱身,只能依靠她自己,而傅靖天这个男人巴不得她就此消失在他的世界......

第1章 莫名穿越

“咕噜噜……”

周雪怡混沌的大脑有了一丝清醒,她下意识张口呼吸,却被猛然灌进来的冰冷湖水堵住了鼻腔,只能吐出一连串的气泡。

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却已经开始了挣扎自救,她很快冷静下来,双脚有规律拍打着湖水,闭气身体慢慢上浮。

“快救人!王妃溺水了!”

耳边响起了女子尖锐的呼喊声,下一刻,强有力的大手钳住周雪怡的身体,猛地发力,将她一把拉出了水面!

“咳咳!”

周雪怡大口大口贪婪呼吸着宝贵的空气,身体瘫软在地上。

“快,快把王妃扶到房间去!”

一群人七手八脚将她抬起来,不由分说搬到了一间宽敞华丽的房间中,又忙不迭转身退走,看着周雪怡的眼神混杂着幸灾乐祸与怜悯,仿佛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身下是厚重的拔步床,甚至隐隐约约散发着沉香木的味道,头顶繁复的床纱嵌着金线,一看就价值不菲。

可让周雪怡愕然的,还是她身上穿着的华美衣裙,她硬撑着疲软的身体,走到梳妆台前,古旧的铜镜中映照出来的,分明是个做古装打扮的陌生女人!

是了,不久前她去M国执行一项机密任务,没想到身份泄露,被围追堵截,身中数枪,理应身亡,没想到灵魂却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周雪怡嘴角上扬起一丝细小的弧度,这是上天赐予她的一次新生的机会!

“咳咳!”

这具身体刚刚溺水,十分虚弱,光是站着都摇摇欲坠,周雪怡不得不艰难挪动到床边,重新躺下。

紧接着,大脑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让周雪怡的脸色发白,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半炷香后,她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头一歪,撑不住昏睡过去。

再度醒来已经是深夜,房间内伸手不见五指,连一盏灯都没有点,周雪怡口干舌燥,身体使不上力,眼眶烧得发酸,她很快便意识到,自己正在发高烧。

“来人……”声音嘶哑低微,根本没能引起一丝一毫的注意。

而脑中却突然多出了许多乱糟糟的场景,女子嫁人时身穿火红嫁衣,神情喜悦,却难掩傲慢,在府中掌掴丫鬟,眼神痴迷地望着一个男人……

“唔……”周雪怡痛苦地呻吟一声,终于彻底消化了原身的记忆。

原身名字跟她一样,叫周雪怡,是当朝镇国将军的嫡长女,身份尊贵,从小众星拱月一般长大,父母对她予取予求,养成了她嚣张跋扈的性格。

十几岁情窦初开时,她爱上了当朝六皇子,同时也是皇后的嫡次子,被册封为东陵平安王的傅靖天,甚至不惜以死相逼,求皇上给二人赐婚。

然而傅靖天对她的性情极为厌恶,虽然不得已答应了婚事,但却从未碰过她,对她视若空气。

原身自然是不甘心,用了百般手段,只可惜仍旧不能挽回良人真心,傅靖天平日甚至连她的小院都从不踏足。

原身羞耻愤怒,自然而然把所有怒火都发到了平安王府唯一的侧妃身上。

这位侧妃是傅靖天青梅竹马的表妹,弱柳扶风,温柔娴静,得到了王府上下一众下人的喜爱,原身在这里更是孤身一人,没人愿意真心服侍她。

周雪怡皱了皱眉头,同时也发现了原身溺水的原因。

今日清晨丫鬟来为她更衣梳妆时,居然在她的床上看到了另一个男人,是负责王府安全的一名侍卫!

平安王妃同侍卫通奸,这简直是一则天大的丑闻!

原身醒来后面对下人鄙夷的目光,百口莫辩,自小养成的高傲性格让她难以忍受这样的侮辱,竟然冲出房间,投湖自尽了!

而周雪怡就是倒霉地在这时穿越了过来,占据了原身的身体。

从脑中的记忆,周雪怡发现,原身并未跟侍卫有什么私情,昨晚睡觉前还是独自一人,那侍卫,分明是有人陷害,特地安排的,只在清晨时脱衣往她床上一躺,这通奸的事实,便再也摆脱不掉了!

好狠毒的心思!

周雪怡刚要细想,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随后房门被大力踹开,一个身披紫金袍的男人,正面若寒霜站在那里,双眼凌厉地看过来。

周雪怡瞳孔微缩,这人,就是原身的丈夫,平安王傅靖天了!

不得不说,傅靖天的相貌近乎完美,身形修长比例适中,五官深邃鼻梁挺拔,一双桃花眼勾魂夺魄,长眉斜飞入鬓,整个人非但不像是纨绔公子,反倒戾气十足,霸气浑然天成,难怪原身会对他如此倾心。

然而周雪怡却对此嗤之以鼻,将全部心魂牵扯在一个男人身上,简直愚蠢!纵然是金相玉骨,百年后还不是黄土一抷!

为了一份无望的感情,竟然害得自己最后丢了性命,周雪怡对原身恨其不争,如今,她也只能带着这份不甘好好活下去,只是,别指望她会如同原身一般,为了个男人要死要活!

“跟侍卫通奸?周雪怡,你好大的胆子!”这位貌若潘安的平安王不是个好相与的,进门后二话不说,一声冷笑,“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你现在是我的王妃,可不是什么镇国将军家的大小姐。家有家规,来人,上家法!”

“是!”

立马有两名侍卫闻声而动,大步逼近,将周雪怡硬生生从床上拖下来,按在长凳上,另有二人手持长棍,手下丝毫不留情,用力打了下来!

“啊!”周雪怡冷不防发出一声惨叫,溺水虚弱的身体,可经不起这样的刑罚了!

她咬牙撑起身体,直视傅靖天的双眼,说道:“王爷,我有话要说!”

傅靖天神情一动,竟然觉得这个往日里让他厌憎不已的女人,眼中多出了些叫人看不懂的坚定与冷漠,再不见往日的痴狂与怨怼。

“哼,我倒要听听看你如何狡辩!”他并未细想,眼睛微眯,双手背在身后,垂眸看过来,神色冷冽,对这位王妃没有半分怜爱之情,而是透出几丝不屑的微光来。

第2章 陷害而已

“我乃镇国将军嫡女,平安王正妃,身份尊贵万人景仰,又怎会屈尊降贵同一名侍卫通奸,王爷是睿智之人,当真相信小人对我的陷害?”

周雪怡不在意他的看轻,平复几声呼吸,沉声说道,“更何况我如今仍是处子之身,王爷若是不信,大可以派嬷嬷来检查,雪怡问心无愧,只是希望王爷不要被蒙蔽了双眼!”

“那侍卫出现在你床上,你又作何解释?”傅靖天把玩着手中温润的玉佩,神色不变,淡淡问道。

“我院中守卫皆是王府属下,王爷与我形同陌路,这些下人最会看人下菜碟,自然不将我放在眼里,更遑论听我吩咐。不如王爷好好排查,看看到底是谁能使唤动这些奴才!”周雪怡毫不心虚,言语丝毫不让。

傅靖天讶异地抬起那双桃花眼,一抹流光闪过。他原本也不相信周雪怡会做出这种蠢事,不过是想借题发挥,好好出一口恶气,谁曾想这女人竟然像是突然开窍了,字字珠玑,叫人挑不出错处来。

现在看来,倒是他不好做得太过分了。

“饶是这样,你的罪名也不能洗清。来人,将这芳菲苑给本王看管起来,没有本王的吩咐,任何人不许放王妃出去!”

说罢,他长袖一挥,如同来时那般,利落地转身离开。

四名冷面侍卫撤了长凳与板子,一行人跟随在傅靖天身后,目不斜视地退了出去,仿佛瘫软在地上的王妃是透明的一般。

周雪怡上辈子是国家重点培养的王牌特工,虽然年纪小,却博学多才,看遍人情冷暖,此时也只是感慨一声人情凉薄,并未因此伤怀。

反倒是随后扑到她身上的小丫鬟,哭得梨花带雨。

“呜呜呜,小姐,身上痛不痛?王爷怎能如此狠心,小姐可是他的正妃啊!”

“行了,琳琅,别哭了,快扶我去床上。”

这丫头是原身从将军府带来的,原身虽然跋扈,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却很是疼爱,从未打骂过。

说来凄凉,偌大一个王府,会为了周雪怡这个人而哭泣伤心的,也只有琳琅一个人了。

周雪怡刚刚穿越过来便经历了溺水、被控通奸、杖刑这一连串的打击,此时发着高烧,连大脑转动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从小养成的危机感让她硬撑着没有睡觉,躺在床上静静思考起来。

今天的事还没完,傅靖天尽管信了她没有与人通奸,可还是不肯放了她,而那个存心陷害她的人,也仍旧没有揪出来。

王府中看她不顺眼的人很多,可真正恨她入骨,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恐怕也只有那一个了……

周雪怡眼中冷光闪过,她占了别人的身体,欠了一份天大的人情,不如就尽快还了吧!

疲劳的身体终于到了极限,周雪怡闭上眼睛,不再多想,至少今晚,她要好好睡上一觉,养精蓄锐,准备应对明日新一轮的刁难。

“小姐,醒醒……”

琳琅站在床边,连声呼唤着,见主子睁开眼睛,喜上眉梢凑过去说道:“老天保佑,小姐您已经退烧了,真是福大命大,刚刚太医来看过,开了汤药,又留下了外用的伤药,奴婢这就为小姐涂药!”

她眼眶还红肿着,笑得傻乎乎的,从桌上拿过纸包来打开,手腕却冷不防被抓住。

“琳琅,”周雪怡眉头微蹙,“你把那伤药递过来,凑近点让我瞧瞧。”

琳琅不疑有他,双手往前送了送,周雪怡用手扇着风闻了闻,又用小指轻轻沾起一点,放在舌尖尝了尝,嘴唇一勾,“这些药不能用。”

“为什么?”琳琅疑惑地问。

“这药里加了铁锈粉末,涂在伤口上,不出三日就会腐烂,到那时,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

“什么?”琳琅大惊失色,连忙把这包烫手山芋扔到桌上,结结巴巴地说:“可、可这是太医开的药啊,怎么会掺了铁锈粉呢?”

“那太医可说过自己是奉谁的命令而来?”

“这、自然是奉王爷的命令……”琳琅说不下去了。

“王府的主子,可不止王爷一个人。”周雪怡冷静得过分,吩咐道:“你现在去街上的医馆重新为我抓药吧。”

琳琅忙不迭离开,离王府不远处就有一家医馆,一炷香时间后,她便拎着药包小跑了回来。

“小姐,这是我亲眼看着抓的药,绝对不会有错了……”

“--侧妃娘娘到!”

门外的嬷嬷拉长了声音喊着,周雪怡眉头一挑,转身看去。

房门被推开,据说是傅靖天青梅竹马的表妹林娇娇走了进来。

“姐姐,你真是糊涂啊。”她轻叹一声,眉宇之间笼着轻愁,细腰不盈一握,身段风流,五官小巧精致,是跟周雪怡截然不同的小家碧玉。

周雪怡不动声色,听她继续表演:“先不提昨日那场闹剧,王府拉下面子为姐姐请了太医来,没想到姐姐在禁足中却还是如此任性,竟然连太医开的药都不愿意用,这岂不是让王爷失了脸面?”

“这大清早的,你倒是消息灵通,太医前脚还没出王府大门,你就知道我让丫鬟出去抓药了?看来我这芳菲苑的一举一动,你倒是比我还要清楚。”周雪怡不冷不热地刺了她几句。

林娇娇动作一顿,好像没听到一样,叹了口气,“我性子软,王爷却偏偏让我管家,有时候不得不做一回恶人。为了王府的声誉,姐姐还是用回太医开的方子吧。至于这进献谗言的下人……”

她看了琳琅一眼,眼风扫过周雪怡,透露出丝丝狠毒的恶意来,“为了姐姐和王爷的清誉,来人,把她给我拉下去,杖毙!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守秘密!”

“不,不要啊,小姐!”琳琅大惊失色,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吓得魂飞魄散!

第3章 替你教训下人

林娇娇身边跟着两个嬷嬷并五六名丫鬟,排场如同正妃,听到她的命令后,几人立马拥向前,拽起琳琅的双臂,向外拖拽。

同时,几名丫鬟有意无意挡在周雪怡面前,堵住了她的去路。

“姐姐若是心软,就闭上眼睛别看了,让妹妹亲自替你教训下人,以儆效尤。”林娇娇还是那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说话轻飘飘的,却有着一副蛇蝎心肠。

周雪怡没想到她竟然敢背着傅靖天做出这种事,只因为昨日她被杖刑,又被关了禁闭,这个女人,就立马把自己当成王府的女主人了?

“凭这几个人,也赶来拦我?”周雪怡讽刺一笑,抓起桌上混着铁锈的药粉,站起身扭腰飞起一脚,正踢中一名丫鬟的腹部,将她踹得大步后退,撞上了墙角的花瓶架子。

硕大的花瓶晃了几晃,砸到地上,碎成了一地的碎片。

另外四个丫鬟见状,面露怯意,下意识退了一步。周雪怡向前逼近,抓起一人小臂,用了反向一扭,那丫鬟口中立马发出惨痛的叫喊声,额头冷汗直冒,疼得簌簌发抖。

“给我滚开!”

周雪怡如法炮制,将其他二人的手臂废掉,躬身捡起脚边的碎瓷片,长臂一伸,将林娇娇硬生生拽到了跟前。

“啊!”林娇娇花容失色,望着那碎片的眼里满是惊恐,“你要做什么,王爷不会放过你的!”

“你以为我要把你毁容吗?”周雪怡嗤笑,“放心,我没那个争风吃醋的兴趣。”

说罢,她拧着林娇娇的胳膊,另一只手持着瓷片,狠狠划下,刺破薄薄的纱衣,在她胳膊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

“好痛!”林娇娇是个锦衣玉食的娇娇女,哪里受得了这种苦痛,当即泪珠只落,脸色苍白几近昏厥。

可更让她恐惧的是,周雪怡竟然将那包伤药平举到她胳膊上方,作势欲倾倒下来。

“住手!”林娇娇尖利的声音响起,娇媚的面容似乎都随之扭曲了,“不要,不要!”

“呵,不是说太医送来的是最好的伤药吗?这么宝贵的药粉,当然是要用在妹妹你的身上了。”周雪怡云淡风轻。

“我错了,姐姐,求你,把这药扔了吧……”林娇娇浑身颤抖,她还不想死!

“你别嚣张!”被派去抓琳琅的嬷嬷站在门外,不敢上前,色厉内荏地呵斥道:“我们侧妃娘娘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王爷也决不会放过你的!”

“哦?”周雪怡看了林娇娇一眼,“既然早晚都是个死,不如,就拉着好妹妹给我陪葬如何?”

“不,千万别冲动!”林娇娇吓得面无人色,苦苦哀求:“都是妹妹的错,我保证,以后一定听姐姐的话,绝对不敢再有异心了,姐姐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琳琅,过来。”

周雪怡把琳琅护到身后,刚要张口,耳边便听得一阵脚步声,院门也被踹开,傅靖天满身煞气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刚刚偷偷跑走通风报信的嬷嬷。

“你手下人倒是机灵,知道抬出王爷来压我。”周雪怡恍若未闻,犀利地看了林娇娇一眼,“看来论调教下人,我果真是不如你。”

“王爷,救我,她要杀了我!”林娇娇哭得梨花带雨,柔弱地看向傅靖天。

“周雪怡,放开阿娇。”傅靖天皱眉看了一眼林娇娇胳膊上的伤口,出言道。

“王爷不问我为何要挟持她,也不问她做了什么好事,就要不分青红皂白,认定是我的错吗?”周雪怡质问。

“无论阿娇做了什么,她都是本王的侧妃,你如此粗鲁,当真是难看至极。”傅靖天冷声道。

“那若是我告诉王爷,就是她故意陷害我,伪造出我与侍卫通奸之事呢?”

“你没有证据,不得血口喷人。”傅靖天漠然回应。

周雪怡见他未曾思考就给出这个答案,心中了然。傅靖天不一定就没有怀疑过林娇娇,只是与林娇娇比起来,他更厌恶自己,所以不准备深究此事。

呵,也不知原身这十几年到底做了什么好事,竟然让傅靖天对她恨得咬牙切齿,连公允都不顾了。

“王爷既然如此糊涂,我相信,这世上总还有明白人。不如我这就去刑部递状纸,让官府来还我一个公平,省的我要一直背负这莫须有的罪名。”

“还有,”周雪怡看了摇摇欲坠的林娇娇一眼,“你的好侧妃,买通太医,在我的伤药里掺了铁锈粉末,想要置我于死地,这罪行足以被关进刑部大牢了吧。可惜了王爷一世英名,却要因为两个妃子,成为京城的笑话了。”

“你敢威胁我?”傅靖天瞳孔骤然紧缩。

“王爷太高看我了,我无权无势,何来威胁一说?只是想要个公正明白而已。”周雪怡微微垂眸,神色无波无澜。

“王爷,靖哥,救我……”林娇娇忍不住哀声求救,身旁的周雪怡在她眼里,已经成为了催命的修罗。

“来人!”傅靖天一声令下,侍卫上前一步,俯身待命。

“将芳菲苑的禁闭撤掉,告诉全府上下,王妃是被冤枉的,所谓通奸一说,完全是无稽之谈,从今日开始,不许任何人再提起此事,更不得对王妃无礼!”

“这样你可满意了?”傅靖天按捺着满腔怒气,周雪怡却心情颇好,手一松,用力一推,将林娇娇推到了他的怀中。

“多谢王爷还我清白,侧妃妹妹方才受了惊吓,王爷可要好生安抚,叮嘱妹妹,下次做事之前,可要想好后果是不是自己能承担得起的。”周雪怡嫣然一笑,脸色苍白却仍旧艳丽逼人,“臣妾要休息了,王爷请回吧。”

傅靖天有一瞬间的失神,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超脱了自己的控制。周雪怡在他面前,要么高傲地像只斗鸡,要么就是一脸怨妇像,这种豁然通达的神态,似乎从未有过。

莫非是经过一次投湖,死里逃生,连性情都改变了这么多?

“王爷,我好痛,好害怕,呜呜……”林娇娇嘤嘤的哭声拉回了傅靖天的神智,他深深地看了周雪怡一眼,并未多说什么,揽着林娇娇转身走了。

第4章 实在是太过分

“咳咳。”

周雪怡原本就是强撑着同傅靖天对峙,如今心神一松,眼前一阵发黑,跌坐在凳子上。

琳琅赶忙来扶,眼中满含泪花,愤愤道:“从前在将军府,哪个敢对小姐不敬,那林侧妃实在是太过分了!小姐,你感觉怎么样?”

“死不了,咳咳!”周雪怡剧烈咳嗽了一阵子,让琳琅扶她躺好上药,折腾了这许久,总算是用上了从城中医馆买来的伤药。背后的伤势严重,疼得周雪怡出了一身冷汗,却硬生生咬着牙一声不吭。

“小姐,疼你就喊出来吧。”琳琅心疼的不得了,上药的手都在哆嗦。

“这里不是将军府了,我就算哭天抢地,也不会有人来为我做主,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周雪怡低声说道,很快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晌午,由于身上有伤,用饭时只能喝清粥,口味寡淡至极,琳琅苦口婆心劝着自家小姐用了小半碗,又伺候周雪怡擦身,守在床边寸步不离,生怕又有人会对主子不利。

然而到了夜间,周雪怡却被呛醒了。

“琳琅,这是什么味道?”她皱眉问。

琳琅脸色十分难看,回道:“主子,呛到你了?奴婢方才在烧炭。”

“烧炭?”周雪怡可没听说过,古代皇家贵族取暖会有这么大动静,外间小堂屋的烟,浓的都有了实质了。

“实在是欺人太甚!”琳琅把手里的铁钳一扔,气得双手握拳,“往年王府烧得都是银霜炭,怎么今日送来的就都是黑木炭了?这种劣等木炭,连王府下人都不会用!”

“负责分发府中份例的人是谁?”周雪怡问。

“还能有谁,王爷不喜欢主子,主持中馈的权力,早早就交给林侧妃了!”琳琅气得直跺脚,“这是存心给咱们找不痛快呢!”

周雪怡揉揉眉心,这具身体着实虚弱,她精力不济,刚刚威逼利诱了傅靖天和林娇娇一番,暂时还是不要轻举妄动,至少要把身体养好,才能应对今后的风浪。

“算了,黑木炭我也用得,总归能取暖,不是什么要紧事儿。”

“小姐何必委曲求全,”琳琅抱怨道:“从前在将军府,老爷得了陛下亲赐的银霜炭,都会先紧着小姐院子里用,现在嫁到王府,反倒要受这莫须有的罪!”

“行了,暂且忍一忍,我没那么娇贵。”

琳琅咬着下唇,见周雪怡又闭眼睡了过去,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然而第二天,就连周雪怡就重重摔了筷子,面色冷淡如同万年寒冰。

原因无他,厨房送过来的午饭,竟然全都是冷的,那可怜巴巴的两盘菜,不见一点荤腥,甚至还散发出难闻的馊味。

“小姐!”琳琅气得柳眉倒竖,“林侧妃实在是欺人太甚,不如让我回将军府禀报老爷,请老爷为小姐做主吧!”

“我现在是平安王府的王妃,遇到一点小事就想着回娘家求助,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周雪怡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是担心她的性情大变,会引起原身至亲之人的怀疑。若非必要,她不想跟镇国将军府的人碰面。

“难不成就任由她这么欺负咱们?这种饭菜,连王府的狗都不吃吧!”琳琅口不择言道。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我看林娇娇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必须要再给她点颜色瞧瞧了。”周雪怡轻声说道。

被琳琅在心里诅咒了千万遍的林娇娇,正盛装打扮着对镜梳妆,今晚王爷答应来她的翠竹苑用晚饭,一定要留下王爷过夜才行。

傅靖天在晚饭前准时踏入翠竹苑,林娇娇出门相迎,他也只是淡淡点头,面上并未露出笑容来。

林娇娇已经习惯了表兄冷面冷情的样子,就爱他高傲的身姿,为之沉迷不已。

“表哥,今晚的小菜,都是我亲自做的。”林娇娇粉面低垂,欲语还休,羞涩不已,“表哥尝尝,我的手艺可有退步?”

傅靖天夹了一筷子素菜,颔首说道:“阿娇自小便心灵手巧,贤惠大方。”

林娇娇得了夸奖,容光焕发,殷勤地服侍傅靖天用膳。

用至中途,门外听得守门嬷嬷特意抬高的声音:“王妃娘娘伤势未愈,怎么会来这里?”

“让开。”周雪怡冷冰冰地斥责,眼神如刀,那守门的老嬷嬷竟吓得心中一骇,下意识让开了。

林娇娇神情微动,她早就知道,周雪怡是个没脑子的,这两日府中管事克扣芳菲苑的份例,她都清楚,周雪怡趁先在来闹上一场,定然会让表哥对她更加厌恶,岂不是一举两得?

“姐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这里了?”林娇娇故作惊讶地问。

周雪怡看了傅靖天一眼,并未行礼,傅靖天颇感不悦,沉声道:“你的礼节呢?”

“回王爷,臣妾今日未曾用膳,身体虚弱,没有力气行礼了。”周雪怡不卑不亢回答。

“没有用膳?”傅靖天问。

“琳琅去厨房问询,听送菜丫头说,今日芳菲苑的饭菜都被翠竹苑中途要走了,由于份例有限,送到我那里的只剩下了残羹冷炙。我便来瞧瞧,侧妃妹妹一人是要吃多少饭菜才够。”周雪怡似笑非笑地说。

林娇娇心中一跳,周雪怡怎么跟变了个人一样,过去她碰到这种事,不是早就该大吵大闹了吗?

她连忙说道:“姐姐错怪我了,今日的饭菜,可都是我亲自下厨为王爷做的,怎么可能扣下芳菲苑的份例呢?”

“是吗,”周雪怡点点头,“既然不是你吩咐的,那想必是你手下人欺上瞒下胆大妄为了,既然今日王爷也在,不如就亲自去搜一搜,免得再有人说我冤枉好人。”周雪怡漫不经心地问,“王爷觉得这样可妥当?”

傅靖天习惯性捻动着腰间的玉佩,半晌轻轻“嗯”了一声,“既然如此,那就去搜吧。”

林娇娇猛地攥紧了手中的帕子。

>>>原文继续阅读<<<

王爷本宫不侍寝米虫虫

王爷本宫不侍寝米虫虫

作者:米虫虫主角:周雪怡,傅靖天状态:连载中

《王爷本宫不侍寝》是米虫虫所著,主角是周雪怡,傅靖天等,四喜文学出品,连载中。王爷本宫不侍寝小说讲述了周雪怡和傅靖天之间的爱情故事,周雪怡没想到她竟然穿越了,而且......

更多章节

小说详情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