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JP小说阅读!手机版

您的位置 : JP精品阅读 > 资讯 > 言情 > 淮少追妻姐夫大人请克制馨桐

淮少追妻姐夫大人请克制馨桐

时间:2018-11-23 14:21:37来源:JP小说阅读

《淮少追妻姐夫大人请克制》小说主角是秦以莱,淮靳南等,由作者馨桐最新创作,小说主要讲述了秦以莱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报答她姐姐对她的夺子杀害之恩的,这个阴险的女人竟然为了保住秘密,狠心的杀害她,既然她没死她就要夺走那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孩子是一个而淮靳南这个男人她也不会放过......

第1章 被迫代孕

昏暗暖昧的房间内透着旖旎的气息,大床上,秦以莱死死的抓住床单,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来。

男人的吻让她止不住的浑身颤抖,她想要极力隐忍着,却无济于事。

晕红的俏脸透着羞怯,男人的大手不断的在她身上徘徊抚摸,带起的一丝丝电流让她隐忍不住呻吟出声。

“不要……”她想要拒绝,却被一张灼热的薄唇霸道吻住。

顿时一股浓郁的酒味顺着她的喉头划至心尖,那酒味没有让她沉醉,却让她脑袋瞬间清醒。

她不能拒绝,她--只能迎合。

这个男人是她的救命稻草,他醉的早已认不清和他上床之人是谁,正是这一点,她必须要抓住这个机会。

念头一出,她开始迎合这个男人,目光时不时娇羞的瞧着这个俊美冰冷,此时却犹如一头爆兽的男人。

她生涩的反应更让男人狂躁,他霸道强势的扯开她的衣服,毫无怜惜的强要了她。

痛,撕心裂肺都不足以形容的痛。

身上的男人不断的索取,她再也承受不住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脑海里徘徊着昨夜的事情,眼前的一幕早已变得陌生,并不是昨夜的房间。

下身的痛让她紧紧皱眉,她还未起身,忽然一道嘲讽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昨晚的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

秦以莱转头看着坐在她身后的女人,端庄大方,但那双眼睛却透着刺眼的嘲讽和警告。

她僵硬的起身下床,冰冷的看着这个女人,这个为了自己的幸福和利益而伤害她的姐姐!

她扯过床上的衣服穿在身上。

秦昕冉看着眼前这个身姿妙曼的女人,心里的妒火快要将她湮灭。

“我已经答应你帮你代孕,什么时候可以让我见到我妈?”秦以莱平淡的看着秦昕冉,以往清丽水灵的眼眸此时变得黯淡无光。

秦昕冉淡笑,起身倾身上前:“会让你见到你妈的,但在这期间,你要乖乖待着等结果,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她一把年龄会不会受罪?”

这种威胁的意味她怎会听不出来!

秦以莱紧攥着双手,掩去眸底的恨意和屈辱,答应了她的要求。

转眼间十天逝去,秦以莱得知自己怀孕,心里除了绝望还有死灰,她答应了秦昕冉,在这独立的别墅养胎。

而这一切只因为秦昕冉早已不是处女,之前做过人流伤了宫颈,导致无法怀孕,这才让她来代孕。

这件事本是秦昕冉的隐私,但她就是那么凑巧的知道了。

自从她怀孕,一直在这栋别墅待着,过着与世隔绝,灰灭暗淡的日子。

怀胎九月,不知在这别墅度过了多少日夜,终于到了她临盆之日。

浑身抽痛,肚子更是痛到几点。

她躺在手术台上,双手紧紧攥着秦昕冉的衣袖,咬牙几乎哀求:“我要见我妈一面,不然我绝不会安心生下这个孩子。”

对于她的哀求,秦昕冉只是厌恶甩开她的手,看着她虚弱的躺在手术台上,毫不犹豫的转身,命令守在一旁的医生:“做剖腹产手术,我要看到孩子平安生出来。”

“不要!秦昕冉你卑鄙,你回来……我要见到我妈!”秦以莱虚弱的怒吼着,却无济于事。

看着手术门无情的关上,她被几个医生强硬的按在手术台上打了麻醉剂。

顿时,所有强烈怨恨和不安的意识渐渐流失……

摇晃的感觉让沉睡的秦以莱渐渐醒来,冰冷的风击打在身上,是那样的刺骨,她缓缓睁眼,看着周遭的一切。

眼前的一幕让她一震,她竟然在船上!

她只记得自己在晕倒在手术台上,怎么一醒来会在这里?

还未等她回神,一道熟悉哭喊的声音响彻在耳畔,是那样的撕心。

“不要,昕冉,求你放了莱儿,她已经为你付出那么多,你不能这么绝情!”

秦以莱转头,腹部撕裂的痛让她差点晕厥,她强忍着痛意看着被两个强壮的男人架在空中的女人

她脸色一变,那个是她一年未见的妈!

“秦昕冉,你想干什么?”秦以莱心惊胆颤的看着这一幕,生怕那两人手一松,母亲掉进这深不见底的大海。

“这么快就醒了?”秦昕冉淡笑,笑意却是那样的狠毒,她走到秦以莱身边,蹲在她面前。

纤细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冷笑的看着她:“既然这么早醒来,那我就让你亲眼看看你妈怎么死在你眼前的。”

“不要……”秦以莱摇头,双手紧紧抓着她的衣服,祈求的看着秦昕冉:“求你,放了我妈,我能做的该做的都为你做了,你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秦昕冉妖艳勾唇,甩开她的手,起身站在一边,命令道:“扔下去!”

“不要!”秦以莱看着那两个人男人瞬间松手,甚至她还来不及再看一眼自己的母亲,只听到一声刺耳的落水声。

脸色瞬间惨白,她挣扎着起身跑到船边,看着扑腾在海里的母亲,那张熟悉,那张平时溺爱她的容颜此刻只剩下无助的痛苦。

脖子一痛,秦昕冉掐住她的脖子,狠厉得意的笑着:“秦以莱,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姐妹,你该了解我的性格,我向来是不给自己留一丝危险,对于你代孕的事,只要你和你妈死了,淮靳楠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一切真相!”

僵硬沉痛的脸上浮现出仇恨的气息,秦以莱忽然抓住秦昕冉的脖子,不要命的很掐着她。

“秦以莱,你个臭婊子,人尽可夫的贱女人,我不会放过你,即便是做鬼我也要杀了你!”

她疯狂的动作让秦昕冉有些心惊,那两个男人见此快速将秦以莱拉开,控制住她的双手。

秦昕冉冰冷的瞪着她,一巴掌狠狠扇过去:“给我扔下去!”

“是”两个男人得到命令,将挣扎的秦以莱扔到海里。

冰冷窒息的感觉顿时席卷全身,秦以莱挣扎着往上漂浮。

她仇恨的瞪着站在船边的秦昕冉,身上所有的痛都不极心里的恨。

杀母之仇,夺子之恨,伤身之痛,她死也忘不了!

可是她又能如何,如今她只有面临死亡。

用尽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她仇恨的瞪着秦昕冉,一字一句的话语透着泯灭的仇恨:“秦昕冉,我今天要是大难不死,将来一定让你尝尽我所受的一切千倍万倍的痛和恨!”

话落,她再也支撑不住,整个身子沉入海底……

第2章 姐夫,我是你的小姨子

“你的病要慢慢养,急不得,这是落下的病根。”医生放下听诊器,坐在一旁开着单子。

随后将单子递给秦以莱:“去拿药,按时吃这些慢慢调理。”

“谢谢。”秦以莱接过单子转身离开,走出沉闷的诊室,她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心中思绪万千。

她看了眼走廊,晃眼间一抹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那是--她所谓的姐夫!

五年前的事这一瞬尽数袭进脑海,她紧攥着双手,手中的单子也因此变得褶皱。

秦以莱看着那抹身影消失在电梯内,只是怔楞了一瞬便追了上去。

五年了,她当初在海上漂浮,原以为自己无力生还,没想到却在她窒息那一刻,一双有力的大手抱住了她……

“叮铃”电梯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走进电梯,跟着淮靳楠的踪迹到了五楼。

她站在拐角处,看着那个几乎陌生的男人走进一间豪华的病房,犹豫了一瞬,她走过去,站在病房外,听着里面的动静。

“爸爸,妈咪呢?”一声稚嫩的童音响彻在病房内,那软软的嗓音像是一把利刃般狠狠刺进秦以莱的心口。

淮靳楠淡笑,俊美的脸庞浮现一抹柔意,他揉了揉淮小宝的头:“你妈咪今天刚回国,你先养病,你妈咪一会来看你。”

那陌生清冷的声音让秦以莱瞬间回神,她看着紧闭的房门,心里五味杂粮。

不用猜测,她也知道,这里面的孩子是她当年生下的孩子。

没有任何怀疑。

这一刻她万分想要看看她的孩子究竟成成长的怎么样?

没有任何迟疑的,她伸手打开房门

却在握住手把时,房门骤然打开,房内站着淮靳楠。

那张俊美的脸庞透着高贵的清冷,薄唇紧抿,剪裁得体的西装将他修长高大的身形衬的愈发立体。

眉眼间泛起一抹冷厉的厌恶,他冷厉质问:“你是谁?”

秦以莱万万没有想到一切发生的这么突然,即使她做足了准备,想好了一切措辞,这会也忘了七七八八。

“爸爸,是妈咪来了吗?稚嫩的童音再次响起,唤回了秦以莱的思绪。

她挑眉淡笑,双手环胸,抬头看着这个几年未见的姐夫。

脑海中响起五年前那个夜晚,他将她压在身下,不断索取,抵死纠缠。

是那样的霸道狠厉,那样的粗暴,如今想来,她仍旧有些心有余悸。

她淡淡勾唇,极力压抑住内心的恨意和惶恐,浅笑道:“姐夫,第一次见面,多多关照。”

话落,她朝他伸出手,眉宇间泛着一抹妩媚,举手投足间竟然透着丝丝的风情万种。

淮靳楠皱眉,不悦的打量了眼她,清冷质问:“据我所知,秦昕冉并没有妹妹。”

“是吗?”秦以莱淡笑,没有任何生气之意。

在她看来,这些话对她早已习以为常。

在那个家里,根本没有她的地位,凡是上流社会,只知道秦家有一个千金,那就是秦昕冉,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受苦的女儿。

秦以莱无畏的耸肩:“姐夫,我来看看侄子,至于我的身份真假,待会回到秦家,姐夫自然明了。”

她弯身,借着身材瘦小的优势从淮靳楠的手臂下钻过去,直接跑到淮小宝的病床前。

淮小宝看着忽然出现的陌生女人,稚嫩却俊美的小脸透着好奇:“小姐姐,你是谁啊?”

小姐姐?

秦以莱心中一颤,看着这个孩子,这可是她九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和她有着血缘关系,而她却从未见过面的孩子。

这一刻她心里除了难受渴望之外,只能僵硬的站在那里。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专注,让淮小宝更加好奇。

淮小宝还未出声,只见淮靳楠大手抓住秦以莱的手臂,强硬的将她拉了出去,关门之际,他丢下一句:“小宝先睡觉。”

淮靳楠直接将秦以莱拉向拐角的走廊,大手将她挥在墙壁上,冷眉看着她:“哪来的疯女人,再敢来这里,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后背撞在墙壁上,很疼,秦以莱只是皱了皱眉,从而媚笑的看着他:“姐夫,我要是疯女人,那你岂不是疯姐夫?”

她忽然伸手,纤细的手指拽住淮靳楠的衣领,樱唇淡淡吐着旖旎的气息,“姐夫,我们这可是第一次见面,你就这么对你的小姨子吗?”

那陌生噬魂的气息让淮靳楠不悦皱眉,大手强硬掰开她的手,再次毫不犹豫的将她甩在墙上。

他将她抵在墙上,微凉的指尖捏住她的下颚,凉薄的气息更是透着丝丝冷厉:“女人,你的套路过时了。”

说罢他嗤笑勾唇,转身便走向电梯。秦以莱看着他拿出手机不知在说什么,只是一会的功夫,上来了几个黑衣人,守在淮小宝的病房外。

秦以莱看了眼紧闭的病房门,收敛外泄的所有情绪,再次跟上淮靳楠的脚步而去。

这一次她回来,就是要复仇,夺回她的孩子,她要让秦家为当年伤害妈妈,欺辱她们母女付出代价。

要让秦昕冉母女受到她所承受万倍的痛苦。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现在一无所有,唯有一条命来拼,和那些顾头顾尾的人相比,她有更大的优势。

走出医院,她看到淮靳楠打开车门,见此她勾唇冷笑。

快速奔跑上前,在淮靳楠关上车门之际坐在了副驾驶上。

她浅浅一笑,伸手摆了摆:“姐夫,我搭个顺风车,反正秦家和淮家住得近。”

淮靳楠皱眉,脸色阴沉,薄唇冰冷的吐出三个字:“滚下去!”

秦以莱毫无畏惧,她转身倾身向前,指尖勾起淮靳楠的领带,媚眼如丝:“姐夫,你要是一直污蔑我套路你,那我不介意跟你来真的。”

大手抓住一直把玩着领带的小手,淮靳楠沉着声音,冷厉问道:“你真的是秦昕冉的妹妹?”

那冰冷的语气里含着一抹浅淡的怀疑。

秦以莱淡笑,垂眸看了眼紧抓着她的大手,忽然抬头靠近那张俊美的脸庞……

第3章 仇人相见

淮靳楠皱眉,松开秦以莱的手,拿起一旁的烟点着,迷惘的烟雾里闪烁着那张俊美清冷的容颜。

“你的名字!”他冷冷一句,弹了弹手中的烟蒂,那潇洒熟稔的动作散发着性感的魅惑。

秦以莱同样拿起一旁的烟点了一根,深深吸了一口,勾唇媚笑:“秦以莱。”

淮靳楠看着她熟稔的动作,还有抽烟时那抹隐隐散发的苍凉,清冷的眸光微闪,扔掉手里的烟,不发一言的开车离去。

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秦以莱亦是扔掉手里的烟蒂,手肘慵懒的搭在车窗处,眼帘微垂的看着迅速略过的景物。

五年了,这里的变化很大,有太多记忆中的东西早已消失改变。

唯一不变的是她心底化不开的仇恨。

“你就这么开始相信我了?不怕我是缠着你的那种女人?”秦以莱讽笑,看着那紧绷俊美的侧脸,暗讽秦昕冉真是吃了八辈子的福嫁给这个有钱有貌有势的男人。

淮靳楠沉冷的丢了一句,“再多一句废话,我把你扔下去!”

秦以莱无趣的挑眉,再没有言语,因为她清楚,这个男人说到做到。

车子渐渐走进熟悉的地方,秦以莱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更是让她厌恶的秦家别墅。

淮靳楠下车,慵懒的靠在车身上,清冷道:“下来!”

秦家别墅内,秦昕冉听到外面的车声,知道有可能是淮靳楠来了。

今天她刚从国外回来,去处理国外的分公司,回到家刚给父亲汇报完。

她走出别墅外,看着靠在车身旁,那抹清冷高贵的男人,心里的爱意再也止不住。

这个男人她爱了八年,这八年她倾其所有,只为了爱这个男人。

“瑾楠”温柔的声音透着浓浓的爱意,秦昕冉迅速走来,欢喜的双手环绕住淮靳楠的脖子,踮起脚尖便要吻上那性感的薄唇。

淮靳楠微微侧头,没有理会秦昕冉那一瞬的尴尬,将她扶正:“国外的公司处理的怎么样了?”

“一切都好。”秦昕冉温柔浅笑,痴恋充满爱意的看着淮靳楠。

寂静的空气中忽然传来“碰”的关车门声,秦昕冉抬头看去,疑惑这车上还有谁?

秦以莱单手搭在车门上,妖媚浅笑的看着秦昕冉:“姐姐,好久不见,你可有想我啊?”

她绕过车身走向秦昕冉,站在淮靳楠身侧,眸中暗含讥讽仇恨的看着她,只是一瞬,她的眸光再次恢复以往的妩媚。

眼前的女人异常熟悉,但她身上散发的成熟妩媚气息让秦昕冉一时有些迷茫。

看着她这副模样,秦以莱知道她没有认出她来,毕竟五年过去了,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她,早已蜕变之前的所有,周身的气质全都变了。

变得……甚至连她自己都感觉陌生。

她笑了笑,提醒的看着她:“姐姐,以莱离家五年,怎么姐姐这么快就忘了妹妹了?”

什么?她是秦以莱?!

秦昕冉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女人,除了震惊,更多的是害怕!

害怕五年前的事情被曝光!

她亲眼看着她沉入海底,她怎么可能还有生还的机会?

不仅如此,她怎么会跟淮靳楠一起出现?

在她出国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淮靳楠看着秦昕冉的反应,微微皱眉:“昕冉,她真是你妹妹?”

秦昕冉张了张嘴没有出声,那强力的震惊和冲击感让她僵硬的站在那里一时失去了思考能力。

见此,秦以莱上前揽住秦昕冉的手臂,低头浅笑:“姐姐,莫非我五年没回来,你都忘了我的存在?你可别忘了,这里有我所想要的一切,我怎么可能狠心离开?”

她字字珠玑,语气里暗示的仇恨让秦昕冉瞬间回神。

她冰冷的看着这个瞬间陌生的秦以莱,知道她话中的意思。

她这次回来是要报仇来了。

她不知道秦以莱为何没死,但她绝不允许她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全部被秦以莱抢走,绝不允许!

“你不是我妹妹,你滚,哪里来的疯女人,乱认亲亲,快滚!”秦昕冉忽然大吼,丝毫不顾及形象的推开秦以莱,动作粗鲁。

淮靳楠看着这一幕,只是微微皱眉,并没有插手。

他的目光在秦昕冉慌张愤怒的脸上和秦以莱镇定的神情上扫了眼,薄唇紧抿,没有言语。

“姐姐到是贵人多忘事啊!”秦以莱淡笑,对着别墅内大喊一声,“爸,你们离家五年的女儿回来了。”

那一声声音很大,听到秦昕冉心里顿时像一块重石般狠狠砸下。

话落,顿时从别墅内跑出来两人,一男一女,正是秦雷霆和林雨梅。

那个对她视如冷漠的父亲,和一个视她为仇敌的继母。

她双手环胸,淡笑的看着那一连震惊的两人:“爸,好久不见,你可有想过我这个女儿?”

秦雷霆万万没想到那个忽然消失五年的女儿突然间回来,他五年前调查过,没有一丝所获,只以为她和她妈隐藏起来了。

林雨梅却无法镇静,她僵硬的看着站在眼前的秦以莱,愣是震惊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秦以莱……”那生涩带的声音带着一抹怀疑。

再次面对仇人,她没有任何冲动,只有一脸傲然的孤视,她淡笑:“阿姨,五年不见,你没有想到我会回来吧?”

林雨梅脸色一白,心里明白秦以莱话中的言外之意。

淮靳楠皱眉,脸色清冷,他转身打开车门,冷声一语:“既然是你们的家事,我就先走了。”

见此,秦昕冉想要拉住淮靳楠,却感觉此时容不得她胡来。

她现在要解决的是忽然出现的秦以莱。

顿时双脚生生顿在那里,只对坐在车里的淮靳楠说了句:“那你开车慢点。”

淮靳楠神情寡淡,没有言语,秦昕冉这一刻根本顾不及尴尬,只想着他赶紧离开。

她生怕晚一步,秦以莱会将五年前的事说出来,即便没人相信她,但不代表淮靳楠不会怀疑。

秦以莱自是看出了秦昕冉的担忧害怕,她笑看着淮靳楠,忽然开口:“姐夫……”

第4章 我叫叶以莱

秦昕冉脸色一白,愤恨警告的瞪着秦以莱,仿佛下一刻她敢将真相说出来,秦昕冉就会撕了她。

秦以莱无惧她的目光,妖媚勾唇,双手懒散的搭在车窗上,垂眸看着一脸清冷的淮靳楠:“姐夫,谢谢你把我送回来,慢走。”

淮靳楠抬头清淡的扫了眼秦以莱,那一眼含着探究和一丝隐藏的好奇,只是一瞬,他收起目光。

双手掌控方向盘,瞬间开车离去。

看着车子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秦昕冉再也忍不住,仇视的瞪着秦以莱:“你怎么没……回来了?”

想到父亲还在这里,对于五年前的事,他并不知情,她这才慌乱的改了口。

“抱歉,没能如你的愿!”秦以莱淡笑,但眸底的寒光却是如利剑般凛冽。

她倾身上前,目光紧紧锁着秦昕冉:“我这次回来就是要让你尝试我所有受过的苦和难,不仅如此,我还要夺回我的孩子!”

“你休想!”秦昕冉气得身子发抖,脸色更是发白,她根本没有想到秦以莱回来,如今听到她要抢回孩子。

她怎能平静,这一刻她恨不得再次将这个女人丢到大海里。

“混账!”一道沉闷的声音骤然打破了两人无声的战斗。

秦雷霆走来,厌恶的注视着秦以莱:“消失了五年,回来了就给我安分点,哪天把你妈叫来,我和她谈谈。”

一听要叫秦以莱的母亲,林雨梅心里划过一抹惶恐,她警告的瞪着秦以莱:“秦以莱,你最好安分点,把嘴巴给我收紧点!”

秦雷霆根本没有听出,亦没有看出这母女两的任何不对。

秦以莱冷笑,直接越过他们走进别墅,丢下一句:“那要看我的心情了,今后我就住这了。”

“滚,这里没有你的地方!”秦昕冉气得大吼着,一想到接下来要和忽然死而复生的秦以莱同处一个屋檐下,她就觉得膈应,更是恨得心里发紧。

秦以莱顿住脚步,还未转身,便听到秦雷霆的声音也响起:“这里的房间都被占了,你先出去住吧。”

心里早已没了任何感觉,秦以莱转身,眉眼含笑,唇角更是透着丝丝风情。

“既然如此,我自有地方可去,只是……”她看向秦昕冉,挑衅勾唇:“姐姐可别想要杀了我才是。”

话落她直接大步离开,走的干脆,留给他们一个傲然的背影。

秦昕冉皱眉,和林雨梅对视一眼,忽然她心中一慌,像是想起不愿发生的事。

莫非秦以莱说的住处是去找……淮靳楠?

这般一想,她心里更放心不下,急忙转身回到别墅拿钥匙开车去追淮靳楠。

她绝不允许秦以莱和淮靳楠再有任何接触!

秦以莱走在路边,看着飞速开车离去的秦昕冉,唇畔冷冷抿起。

她根本没打算再去找淮靳楠,有些事她知道急不得,她这么说只是让秦昕冉明白,她现在并非五年前那个任人欺辱的秦以莱。

刺耳的手里铃声响起,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微微皱眉,接听:“郁先生”。

手机内传来一道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明天涼家老爷子寿辰,你代我参加,正好方便你接近淮靳楠。”

秦以莱淡淡“嗯”了一声,对方立即挂了电话。

她轻叹一声,抬头看着前方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想起五年前的事情。

当时快要窒息的她就是这个男人救了她,直到现在,她都不知他的身份,只知道他姓郁。

豪华尊贵的装饰无一不显这里的地位,这是临城最大的酒店。

今天是涼家老爷子大寿,请了整个临城里举足轻重的一些人。

秦以莱看着来往的贵族子弟,独自一人坐在角落喝酒。

忽然人群中传来一声骚乱,她抬头,看到秦昕冉和一群打扮精致的女人走进来。

而秦昕冉的视线正好和她的视线撞在一起。

秦以莱看到她明显身躯一震,脸色也瞬间变得阴沉。

她无畏的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唇畔勾着浅淡的笑意。

那抹笑意在秦昕冉眼里充满了浓郁的挑衅!

没想到昨天刚分开,今天又见面了,而且还是在这里!

秦昕冉不明白秦以莱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她看了眼围绕在她身边的姐妹,傲然的朝着秦以莱走去。

一旁的几个姐妹看着坐在那里的秦以莱,她身上无形中透露的妩媚风情让那些人不屑却又嫉妒。

其中一人问道:“昕冉,这人是谁啊?”

秦昕冉心中冷哼,忽然眸光扫了眼门外,发现淮靳楠不知何时走了进来。

她当即道:“这是我妹妹,秦家二女儿秦以莱。”

身边的几个女人惊呼一声,显然没有料到秦昕冉还有个姐妹。

秦以莱淡笑的看着这一幕,她知道秦昕冉这么快说出她的身份,就是怕她当众之下去找淮靳楠。

她身份一旦说出,众人便知道淮靳楠是她的姐夫,她要是敢做出什么逾越之事,挨骂受嘲讽的是她。

秦以莱缓缓站起身,眉眼含笑的看着秦昕冉:“你错了,我不是秦家女儿,我姓叶,我叫叶以莱!”

“你别乱说,你再闹丢的可是秦家的脸面!”秦以莱气得瞪着她,想要阻止她的疯言疯语。

秦以莱冷笑,忽然伸手,将手中的酒杯对着秦昕冉的头一歪。

顿时红色的酒渍瞬间将秦昕冉浇了个遍。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秦昕冉惊得大叫一声,引得在场的人都往这边看过来。

秦以莱倾身上前,含笑的嗓音警告她:“姐姐,你要是不想给秦家和淮家丢脸,还是赶紧换身衣服出来吧。”

“秦以莱!我不会放过你!”秦昕冉狠厉的扔了一句,顿时仓皇而逃。

她不想让淮靳楠看到她这副狼狈至极的样子,今晚的仇她一定要报回来。

秦以莱也绝不能留,她一定要找机会,将秦以莱处理了!

不然她的所有一切将会被秦以莱毁之一旦!

秦以莱看向淮靳楠的方向,她刚才也一眼看到了进来的那个男人。

扫视了一圈,她看到那抹高大俊美的身影消失在一个拐角处,而那里正是卫生间。

撩起耳边的碎发,她笑的风情妩媚,没有理会异样眼光看她的几个女人,朝着淮靳楠的方向而去……

>>>原文继续阅读<<<

淮少追妻姐夫大人请克制馨桐

淮少追妻姐夫大人请克制馨桐

作者:馨桐主角:秦以莱,淮靳南状态:连载中

《淮少追妻姐夫大人请克制》是馨桐所著,主角是秦以莱,淮靳南等,四喜文学出品,连载中。淮少追妻姐夫大人请克制小说讲述了秦以莱和淮靳南之间的爱情故事,因为秦以莱的姐姐......

更多章节

小说详情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