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JP小说阅读!手机版

您的位置 : JP精品阅读 > 资讯 > 言情 > 傅景尤叶初凉小说

傅景尤叶初凉小说

时间:2018-11-23 13:54:38来源:JP小说阅读

《萌妻难哄总裁万万睡》小说主角是傅景尤,叶初凉等,由作者风小筝最新创作,小说主要讲述了傅景尤其实知道他们的婚姻是被叶初凉逼迫的,所以他们的婚姻就是一个心机阴谋的结合体,而叶初凉那个女人竟然在设计了他之后说她爱他,这让傅景尤如何相信,所以傅景尤一直想方设法的羞辱叶初凉,没想到有一天叶初凉竟然提出了离婚......

第1章 他的逆鳞

“傅总,傅太太要是突然回来,看到我们怎么办……嗯……傅总,您慢点儿……”

叶初凉的钥匙刚插入锁孔,女人一声高过一声的娇吟蓦然传入耳中,她扭动门把手的动作倏地顿住。

深吸一口气,叶初凉鼓足了最大的勇气,打开房门。

她今天中途回来公寓,目的是为了拿实习证明,无视两具交缠在客厅沙发上的身影,径直迈步进去自己的卧室。

打开床头柜,叶初凉眉目微蹙,她的实习证明不见踪影了。

抿了抿唇,她转身走出房间,无奈的面对着真皮沙发上暖*昧的画面。

傅景尤,她名义上的丈夫,衬衫半敞,一半截精致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男人俯视着身下的尤物,唇间漾着笑。

他的笑,落在她的眼里显得异常的刺眼。

这个男人,宁愿给一个人人都可以上的夏依依,也不屑看自己一眼。

呵……!

心间有一股刺痛的疼,良久,她才掀唇开口。

“傅景尤,我的实习证明是不是被你拿走了。”

“帮我拿一个避孕*套!”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落在偌大的客厅,诡异寂静感霎时蔓延开来……

叶初凉的身子僵在原地,脸色霎白,垂在身侧的双手一点一点的握紧,握紧。

结婚一年了,原本以为可以完全不在意,然而他的一句话却将她所有的压制分崩离析,心口狠狠的作疼。

“傅总,您就别为难傅太太了,我们上一次不也是不用避孕*套吗?”

夏依依娇媚的声音响起,听来像是解围,实则是赤衤果衤果的讽刺,“这一次,我们能不能也不用……嗯……?”

“好,都依你,小宝贝!”

傅景尤伸手,宠溺的刮了刮夏依依的鼻翼,他偏头,轻瞥了一眼叶初凉,“既然不想拿,那待会儿就麻烦傅太太把沙发清理干净了。”

戏谑、得意,肆无忌惮的飘落她的耳畔,她的心头再次一紧。

“傅总,你好坏啊!”

夏依依娇羞的眉开眼笑,轻笑间,还不忘抛给叶初凉一个得意的眼神。

妖娆如蛇的身体,则恨不得全吸附在男人的身上。

“我那么坏,你喜不喜欢,嗯?”

“喜欢……嗯……傅总,待会一定要对人家轻一点哦!”夏依依笑意荡漾,涂满了脂粉的脸蛋凑起来,试图索吻。

叶初凉站在客厅,亲眼目睹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心碎的感觉狠狠的绷断每根神经。

女人紧盯着沙发上的两个人,掀唇,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漾开来,“傅先生,才过了几天又换了一种口味,莺莺燕燕无法满足你,要饥不择食的找一个公交车了么?”

她轻挑唇,“恕我提醒一句,找女人记得不要找一些不干净的,免得染上忄生病,那就麻烦了。”

一听这话,夏依依首先不乐意了,她撅起嘴,一脸委屈的道:“傅总,你看傅太太……枉我刚才还好心替她说话,她现在居然污蔑我……”

虚假的嘤嘤哭泣声从半衤果的女人口中传开来。

傅景尤的脸色阴寒,勾在夏依依吊带上手指停住,启唇,嘲讽一笑,“傅太太,你这种货色,我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你还是别自以为是的替我们操心了!”

夏依依听罢,脸上的得意更显。

她最看不起的就是叶初凉这种女人,霸占着傅太太这个身份,实则丈夫连碰都不愿碰一下,名副其实的冷宫皇后,连她都不如,有什么好嚣张的!

“……”

叶初凉垂在身侧的手,握得更紧,心间更是一揪。

他宁愿碰一个肮脏的公交车,也不愿碰自己这个法律上的妻子!

他厌恶她,只因为她抢了本该属于唐薇安的傅太太位置……

一年前,新城大学的平民校花唐薇安和傅景尤恋爱了,两人无论出现在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只不过,唐薇安是傅家司机的女儿,身份卑微,怎么可能配得上傅家大少爷,傅伯父因此硬生生拆散了这对鸳鸯。

而她,叶初凉,却嫁给了傅景尤,只因傅叶两家多年前定下的一纸婚约。

然而,外人并不知道,她这个叶家公主,从小只不过是一个孤儿!

“傅先生对我不屑一顾没关系,难道你也不考虑一下你心尖上的唐薇安吗?如果远在外国的唐小姐知道你在外面拈花惹草,你说她会不会很伤心呢?”

叶初凉精致的小脸上虽是挂着笑,手指甲却快要渗进肉里。

唐薇安三个字,就是傅景尤的逆鳞,只要一触碰,随时炸裂。

男人双眼血色乍现,一把扯开怀里的夏依依,猛地起身,迈开长腿,走到叶初凉的身前,声音冰冷彻骨,“叶初凉,你个贱人!还敢在我面前提薇薇,要不是你这个蛇蝎女人,薇薇也不至于被迫出国。”

薇薇……

叫得多亲昵啊……

而他对她呢,要不喊她蛇蝎女人,要不就直呼其名!

呵,果然人与人的差别,就是这么大……

“是么?一提起唐薇安,就踩到你的地雷,戳到你的痛点了,是么?可是看到你不高兴,我就很开心,为了让自己开心点,我岂不是要经常提一提唐薇安三个字?”

这个男人跟夏依依暖*昧的画面使得她的心神微乱,她迎上傅景尤的冷眸,挑衅的说道。

“叶初凉!“

这三个字,几乎是从傅景尤的齿间咬出来,那双眼,寒意肆虐。

下一瞬,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一把拽住她柔若无骨的身姿,猛地一甩,她整个人被迫摔到了几米开外的沙发上。

猝不及防,她狠狠的砸向沙发,剧烈的疼痛袭来,仿佛心脏都快要碎了。

她痛苦的低吟一声,一张小脸因疼痛涨得通红,低低的咳嗽声从唇间溢出,“咳咳……”

夏依依正站在沙发边缘,心头猛地一惊,惊诧过后,更多的却是窃喜。

谁让这个女人不识好歹的去触碰傅总的死穴,活该!

真希望傅总把这个贱女人摔死了……

第2章 证明是不是男人

“傅景尤,呵……你越是生气,我越要说……唐薇安……唐薇安……”

即使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破碎,她也保持着挑衅的微笑。

只允许州官放火,就不能让百姓点灯了么?

“叶初凉,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叶家所有人从这个世界上除名!”傅景尤的视线隔着空气落在她的身上,声音很轻,却像是渗入骨髓。

她的脸色蓦然一白。

新城那个半死不活的叶家,从始至终都是叶初凉的软肋。

咬了咬牙,她红着眼道:“傅景尤,每次都拿叶家威胁我,你算什么男人!”

傅景尤的脸色陡然暗沉,室内的温度骤然降冷,夏依依站在一旁也止不住的发起颤。

男人似乎发现了她还杵在沙发旁,冷声道:“你,滚出去!”

“傅总,我不……”

夏依依好不容易才得到一个接近傅景尤的机会,怎么愿放弃,表情委屈的说道。

男人的声音很冷寒,“你再说一遍?”

冷,仿佛坠入冰窖!

这一次夏依依饶是再不愿意,也不得悻悻的离开,得罪了傅景尤,就相当于得罪了新城的一片天,后果绝对想像不到!

门被关上,偌大的客厅瞬间只剩下了总裁夫妇。

低气压,仍在肆意蔓延……

叶初凉艰难的从沙发上翻过身,再想起身,一张冰冷的脸蓦然在眼前放大,她的心头猛地一颤。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倏地扼住她的下颚。

“咳咳……”

心脏的疼痛,呼吸的难受,使得她的脸色再次飙红。

“傅景尤,你……咳咳……放开我!”叶初凉纤细的手抓着他的手腕,试图挣脱。

“放开?”傅景尤的气息冰冷,“刚才你不是很高傲的么?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说着,他的手搭在她的衣领处,猛地用力,“嘶啦……”衣领瞬间被扯开,露出了雪白的香肩。

“你要干什么!“

男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她,危险的气息蔓延,她莫名感到害怕。

“我要干什么?”傅景尤的手按住了她的香肩,双眼似是染起了几丝情欲,“你口口声声说我不是男人,不就是给我暗示么?我现在就是要告诉你,你的丈夫到底是不是男人……”

尾音消散,傅景尤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臀,再向上柔荑,冰冷的触觉使得她的心间一阵颤栗。

“不……不要!”叶初凉的双眼沾染了惊惧,“傅先生,你不是不屑碰我的么?”

“我突然想碰,你能怎么样?”他的眼,带着几分邪恶,几分嘲讽,还有几分……情欲!

叶初凉的心脏因为害怕砰砰砰的跳,“傅景尤,如果你现在碰了我,你对得起唐薇安吗?要知道,我是你们眼中害得唐小姐被迫出国的罪魁祸首……”

傅景尤的动作猛地一顿,眼神鄙夷,“叶初凉,你还真是卑鄙的女人,这种时候竟然把薇薇当作挡箭牌!”

一年前,薇安从楼上摔下来,双腿瘫痪,不得不被送出国治疗,就是因为叶初凉!

他按住她香肩的力道渐松,最后一点一点的放开了她。

叶初凉双手捂住前胸,眼睛酸涩得厉害,唐薇安这个女人,不仅是傅景尤的逆鳞,更是她的心头刺!

即使对方离开新城一年了,还是无时无刻横亘在傅景尤和叶初凉的婚姻里……

“是啊,你的唐薇安,就是天上的仙女完美无瑕,我就是地下的毒蛇,阴狠毒辣,你满意了吧……”

叶初凉咬着牙,腥红着眼怒吼着。

“你明白就好,你这个蛇蝎女人永远无法跟薇薇相提并论,以后别再试图拿薇薇刺激我,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受得起!”

傅景尤面色嫌恶,仿佛她在他的眼里就像一条蜕皮的蛇,他丢下这句话,迈开长腿,直接离开了这间公寓。

“砰……”

沉重的声响,带着男人低沉的怒。

静,诡异般的寂静,叶初凉的心底止不住的发凉,她艰难的坐起身,双手抱着双膝,低泣声一点一点的缭绕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嗡嗡嗡的手机震动声响起。

叶初凉颤抖着手拿出手机,发现是母亲苏媛芬打过来的电话,心头微动。

深吸了口气,确定嗓音不再哽咽,她才按下接听键,“妈……”

“初凉,你哥出事了……”电话那边,苏媛芬着急的声音立即传过来。

“妈……你别激动,到底出了什么事?”

叶初凉眉心一蹙,一股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

“你哥那个混账,偷拿了公司五百万,去学别人搞投资,结果全没了,如今被爷爷发现了,爷爷说拿不回五百万就打断你哥哥的腿……”

苏媛芬哭得泣不成声,“初凉,所以你一定要帮帮你哥哥,问景尤要五百万帮你哥填补这个亏空,要不然你哥就受罪了。”

叶初凉的眉心突突的跳。

每次她的哥哥犯了错事,都要她这个妹妹善后!

“妈……你不是不知道,我跟景尤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他不可能愿意给我钱的,更别说五百万了。”叶初凉很无奈。

她并不是没有尝试去恳求傅景尤,然每一次都被羞辱得体无完肤。

那种耻辱感,就像烙印刻在骨髓深处……

“这么说,你就是不愿意帮你哥哥了是不是?”苏媛芬的声音陡然尖锐起来,“叶初凉,你别忘了,当初要不是我们看你可怜收养你,你早被你那个酒鬼养父折磨死了,现在翅膀硬了,就不想搭理我们叶家了是么?”

母亲的话宛若一柄烧红的铁烙,直接烫向她的脸,煎皮扒骨的疼。

她是一个孤儿,根本不是叶家真正的千金,叶家真正的千金,早在十五年前就离奇失踪了。

而她,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人要的可怜虫罢了!

如果不是叶家的帮助,当年领养她的那个酒鬼养父很有可能就将她折磨得生不如死。

叶家的恩情,她不得不还……

“好,妈……我答应你!”叶初凉声音轻淡的应道。

五百万,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她只能去求那个人。

第3章 我不是陪酒的

……实习证明……

叶初凉回来,就是为了实习证明,在公寓仔细的找了一圈,终于在沙发旁的垃圾桶发现了它。

纸张被揉成了一团,皱巴的控诉着某个人的粗暴。

她吸了吸鼻子,素手捡起它,再一点一点的拉平整它的褶皱!

傅景尤一定很讨厌她吧……

结婚一年时间,她重要的东西找不到,最后几乎都出现在垃圾桶里。

也许那个男人更希望将她整个人搓圆弄扁塞进垃圾桶!

……

叶初凉作了简单收拾,挎起背包叫了一辆出租车就赶到了工作的地方。

“初凉,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快要迟到了,等会儿经理看到又要骂人了……”

景晟酒吧门外,好友肖思仪一见到叶初凉从出租车上下来,忙不迭上前打着招呼。

“家里有点事情耽误了……”

叶初凉神色无奈,要不是因为傅景尤和夏依依,她也不用这么赶了。

“好了,不说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两人匆匆忙忙进去,快速换好职业服向经理报道,外人也许怎么也想不到,傅太太竟然还要穿上这种衣服去伺候别人。

“你们两个醒目点,他们可是上等的贵宾,要是出了差错,你们就等着收拾包袱走人!”

“是。”

两人异口同声,端着拖盘走向了经理所提供的包厢号。

“初凉,你说是什么样的贵宾,竟然让经理如此重视?”肖思仪不可思议的小声嘀咕道。

“无论是什么人,都一样。”叶初凉语气轻淡,对这种话题显然不感兴趣。

肖思仪翻了一个白眼,“也就你才无所谓,要真的是贵宾,真的就要好好表现了!“

她做梦都想攀附上权贵,如今遇到机会了,怎么会不兴奋?

走到包厢门前,肖思仪顿住脚步,仔细的捋了捋额前的碎发,再整理一下身上的衣裙。

“初凉,你帮帮忙,看看我的妆会不会难看,头发会不会乱?”肖思仪紧张的拨弄着自己脸上的碎发。

“妆不难看,头发也不乱。”叶初凉好笑的摇了摇头,转身想伸手敲门。

“哐当……”

叶初凉刚想敲门,肖思仪拖盘上的一瓶酒蓦然落地,玻璃碎片洒得七零八落,仿佛在凌乱的嘲笑着什么!

“啊……初凉,酒瓶被摔碎了,怎么办!”肖思仪不知所措的低声尖叫着,脸上尽是惊慌,“这瓶酒那么贵,就算把我卖了也赔不起,这下惨了……”

叶初凉心头微惊,很快恢复如常,抿了抿唇,她将自己拖盘上的酒给了肖思仪,快速的把走廊上的碎酒瓶收拾干净。

“你用着我这瓶酒,接下来别慌,看我的!”

肖思仪一向都抓不住主意,很多事都指望叶初凉,如今也只得连连点头,“好。”

“扣扣扣……”

门开,浓郁纷杂的香水味扑面而来,叶初凉眉头微皱,包厢豪华,灯光却迷离昏暗。

微一偏头,视线正见包厢的一角,傅景尤慵懒的坐在奢华的真皮沙发上,男人五官分明,迷离的灯光下,俊俦无比。

肖恩仪穿着野红色忄生感裙的女人依偎在他的身侧,红唇凑近无限挑逗着男人。

男人擎着高脚杯,拥着美人抿了一口酒,只不过,眼神却不在美人的身上,只跟对面的两个男人谈笑风生。

“傅总,让我喂你喝好不好?”美人柔弱无骨的身子恨不得粘在男人的身上,声音娇*媚,“你就别一个人喝了嘛!”

那声音,落在旁人耳畔,酥得全身都醉了。

叶初凉端着托盘的手隐隐发颤,心间似是插进了一根刺,狠狠的作疼。

竟然是傅景尤……

这世界还真是爱跟她开玩笑!

正牌妻子,亲自做服务生,伺候来酒吧找女人喝酒的丈夫……

叶初凉稳了稳心神,努力若无其事的放下酒瓶,转身离开。

“慢着……”

韩斯城的视线落到桌面上,“你们怎么少了一瓶酒。”

肖思仪额头渗出了冷汗,刚才看到傅景尤和韩斯城两个男人的兴奋激动陡然消失,胆颤心惊袭卷了全身,求救的眼神,猛地投向身侧的女人。

叶初凉的心头也微颤,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止住心慌,她‘嫣然一笑’,拙劣的扯着破绽百出的谎,“先生,对不起,另一瓶酒还没有到货,待会儿就会再被送上来,请您们先好好享受!”

韩斯城意味不明的眯起眼睛,很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只不过视线落到她身上,却染起了笑。

女人穿着深蓝色的包臂裙,白皙修长的腿夺人视线,乌黑的秀发下,是一张精致的小脸,只一眼,就被勾魂夺魄。

韩斯城嘴角浅勾,几步走到了叶初凉的身前,伸手搂住她的纤腰,“原来是这样,要不然,酒就不用再送过来了,你留下来陪爷怎么样?”

虽是询问,但命令的意味依旧显而易见,叶初凉心头一惊,本能的伸手推了推他的手,“先生,不好意思,我只是服务员,不陪酒的!”

身后,似乎有一双冰冷彻骨的寒眸死死的盯着她,她紧张的心悬到了喉咙口。

“你说,你想要多少钱,才肯陪爷?”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巴不得倒贴上来,韩斯城哪遇到过女人拒绝自己,搂住她腰肢的手,更加用力,“爷初来乍到,对你们这里的规矩不熟悉,你尽管说,爷都出得起!”

“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我们不陪酒的!”肖思仪站在一侧,焦急的帮忙解释道,那眼神,却隐藏着几丝不甘,明明自己进来之前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可他们都当自己是空气,独独只看到叶初凉!

韩斯城丝毫不理会肖思仪,只是搂得更紧叶初凉,低头魅笑道:“女人,新城想要陪爷的女人多如牛毛,爷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来,跟爷喝一杯!”

说着,韩斯城强行将女人搂入怀里,鼻子凑到女人的发上,嗅了嗅,“嗯……好香……今晚就你陪爷了!”

“我说过了,我只是服务生,你放开我……”

第4章 这个女人是我的

叶初凉眼色惊惶,求救似的看向坐在沙发上的傅景尤,明明知道那个男人肯定会无动于衷,她却还是抱着莫大的希望。

或许,她到底是想看看那个男人看到自己如此为难,会有什么反应……

视线在空气中相撞,傅景尤眼神鄙夷,像是一把飞刀剜向她的心间,鲜血四溅!

呵……

是啊,她作为一个傅太太,却出现在这种场所,他如此看她,不是再正常不过了么?

她又怎能指望他会替自己解围呢?

果不其然,沙发上的傅景尤,只暖*昧的抬起侧边美人的小脸,细细的端详着,仿佛在欣赏着一件世间罕有的珍宝,根本懒得拿正眼瞧她。

叶初凉的心,抽抽的疼!

傅景尤怎么可能会在意她呢?

她本就该死心的……

她竟然会期望这个男人会开腔帮她说话……

呵……

她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是一个狠毒分开他和心尖爱人的坏女人,是那个害得他爱人双腿瘫痪的毒妇!

她的心,再狠狠的沉了沉。

咬了咬牙,叶初凉腥红着眼瞪着韩斯城,“先生,如果你再这样,我就叫人了。”

她的声音,暴露着压抑的怒气。

韩斯城微惊,脸上很快恢复邪恶,“女人,这里是至尊VIP包厢,你只要进来了就由不得你作主了,即使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他邪恶的笑着,仿佛对眼前的猎物势在必得。

心蓦然再沉,叶初凉的眼睛更加腥红,“先生,你没有权利这样做。”

“我没有?”韩斯城魅笑,“爷有的是钱,只要跟你经理说一声,你说他会不同意么?”

他脸上的肆意,颤抖了她的心,眼前的男人,像极了纨绔子弟,这类人,看上了就直接要,从来不讲道理。

挣扎中,他们都不知,一双寒眸穿破晦暗,紧盯着韩斯城高大的背影。

“韩斯城……”低沉的嗓音响在包厢。

因着男人说话,偌大的包厢霎时安静了下来。

韩斯城的动作猛地一顿,回眸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矜贵男人,墨黑的瞳孔里,散发着不悦。

“傅哥?”

“这个女人,我看上了,不知韩兄能否,割爱给我。”傅景尤轻淡的开腔,语气里却自带一种睥睨天下的不容置喙。

韩斯城神色震惊,他这个兄弟,心里只装着唐薇安那个女人,何曾开口要过其她女人!

他,必定真的看上了这个小丫头。

赔笑似的笑容流露在韩斯城的脸上,“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既然你想要,给你就是了,说什么割爱呢!”

尾音刚落,他手指摁住她的后背,使力往前一推,叶初凉猝不及防,如杆标撞向傅景尤,脑袋直直扑入那个令人无限遐想的部位。

“唔……”

轻吟声从她的唇间控制不住的溢出,蓦地,她的小脸憋得通红,慌乱的起身。

男人冰凉的五指覆过来,掐住她的下颚,低头,阴鸷的气息扑鼻而来,她的心头蓦地一颤。

“刚才不是死活不想陪酒么?怎么现在如此迫不及待扑过来,嗯?”

戏谑、阴冷,如寒风钻着空隙渗入皮肤,刻骨铭心的冷寒刺痛……

咬了咬牙,叶初凉沉起脸,“这位先生,你误会了,我对你的身体并不感兴趣,这只是一个意外。”

“……”

冷寒,蔓延了傅景尤的脸,那双眼,冰冷似要把她卷入寒冰,掐住女人下颚的手却莫名微颤。

是啊,这个女人,结婚一年来,心里始终都装着她口中的大哥哥,那个每次梦呓中反复出现的大哥哥……

大哥哥!

傅景尤感觉心口,似是堵着什么!

启唇,声音毫无波澜,“不感兴趣也罢,只要你把桌面上的这瓶酒喝完,我就不跟你们计较,否则,别想安然无恙离开这间包厢。”

叶初冰眉心一蹙,她只要沾一滴酒,必定会如同烂醉如泥,傅景尤很明显就是故意的,瞥头,茶几桌面上那瓶昂贵的酒仿佛也在嘲笑着她的不堪。

“怎么?”傅景尤戏谑的话落入耳畔,“想赚钱,又豁不出去,是想矫情给谁看。”

极尽嘲讽的话,宛若布满荆棘的藤条,狠狠的抽在她的脸上,撕心裂肺的疼。

起身,叶初凉拿过桌面上昂贵的拉菲,“先生,是不是我喝完这瓶酒,你就放我和我朋友离开?”

傅景尤无非就是想看她出糗,如果让他满意能够尽早离开这间如同炼狱般的包厢,那么她也值得一豁了。

“嗯哼!”傅景尤慵懒的睨着叶初凉,仿佛在看着一个即将表演的舞女,眼神鄙夷不屑。

叶初凉本该不在意的,但心口还是控制不住的疼。

“初凉,你一向都喝不得酒,这瓶酒下去,你肯定承受不了的。”站在一旁的肖恩仪忙伸手拉扯着叶初凉的袖口,神色着急,摇头示意她不要逞强。

叶初凉眼神坚定,“恩依,待会儿我喝醉了,你记得扶我回家,拜托了。”

肖恩仪显然不希望如此做,然而,叶初凉却是利落的拧开酒瓶盖,仰头灌了下去,暗红的液体滚落下去,涨红了她的小脸。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叶初凉的身上,尤其是其中的一双寒眸,更是紧盯着她的所有动作。

很快,一瓶酒下去,头晕目眩的晕眩感扑天盖地的砸下来,叶初凉只觉脚步虚浮,整个身体摇摇欲坠。

傅景尤眸色一紧,起身迈开长腿,遒劲修长的手抢在肖恩仪前面,扶住了她柔弱无骨的身姿,乌黑的秀发滑过他的脸,飘起一阵馨香。

脑海中想起韩斯城索闻她发香的那一幕,傅景尤的心头莫名一紧。

该死的女人……

眉目沉了沉,傅景尤双手捞起她白晳的长腿,将她搂在怀抱里。

转身,傅景尤抱着叶初凉迈步离开了包厢。

肖恩仪神色一紧,抬步想要追出去,一只手却是抓住她,没好气的道:

“女人,他是傅景尤,你以为你追上去还能要得回你的朋友么?”

肖恩仪猛地一震。

>>>原文继续阅读<<<

萌妻难哄总裁万万睡风小筝

萌妻难哄总裁万万睡风小筝

作者:风小筝主角:傅景尤,叶初凉状态:连载中

《萌妻难哄总裁万万睡》是风小筝所著,主角是傅景尤,叶初凉等,四喜文学出品,连载中。萌妻难哄总裁万万睡小说讲述了傅景尤和叶初凉之间的感情纠葛,傅景尤与叶初凉之间的关......

更多章节

小说详情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