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JP小说阅读!手机版

JP精品阅读 > 女频 > 玄幻 > 重启

>

重启

南派三叔作者 著

玄幻连载

今日推荐的(原著)热播剧:《重启》,吴邪、张起灵、王胖子、白昊天是这部悬疑推理类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网络作者“南派三叔”倾情创作,小说又名《盗墓笔记2019》,主要讲述的是:吴邪的爷爷在解放前是众人眼中的盗墓贼,爷爷生前留下的一本关于偷盗古墓活动的笔记深深吸引了吴邪,而他的命运轨迹也因为这本笔记发生了改变,多年来,一群气象爱好者,不惜放弃安逸的生活,而深入深山老林中,只为发现雷声背后所隐藏的秘密,而一段神奇诡谲的冒险之旅,即将拉开帷幕!...

31.38万字 更新:2020-07-16 08:55:23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今日推荐的(原著)热播剧:《重启》,吴邪、张起灵、王胖子、白昊天是这部悬疑推理类小说中的主人公,是网络作者“南派三叔”倾情创作,小说又名《盗墓笔记2019》,主要讲述的是:吴邪的爷爷在解放前是众人眼中的盗墓贼,爷爷生前留下的一本关于偷盗古墓活动的笔记深深吸引了吴邪,而他的命运轨迹也因为这本笔记发生了改变,多年来,一群气象爱好者,不惜放弃安逸的生活,而深入深山老林中,只为发现雷声背后所隐藏的秘密,而一段神奇诡谲的冒险之旅,即将拉开帷幕!

《重启》精彩片段

三柱清香,能换一宿好觉,合算的极了。

但到了这里,忽然出来两个这么匪夷所思的东西,一个封死在半空的大钟内,一个沉在水底。邪气逼人,瞬间金童教的阴邪鬼魅全部体现出来了。以我以往的经验,肯定是有尸变情况的粽子。

之前都是虚假泥胎,如今有了实际的干湿货,那这一层恐怕较重要,有可能这一层之下的楼层,有着非同小可的东西,所以有“东西”守在这儿。

而这水下的东西,可能不受控制,所以金童教的人用了童子毒饵的方法,想去掉下面的东西,但似乎没有成功。

这番分析简直是满分,所有人陷入了沉思,如果是这样,我们怎么下水,本来水里泡了那么多的童尸已经够可以的了,现在更加不敢下去。如今在面,看水下都看不清楚,别说思考对策了。

想了半天,胖子道:“要不,我们换个塔试试?”没有人回应,倒不是说不愿意走回头路,而是这一层的出现,其实表明我们正在靠近正确的,这两个东西本来是防止我们下去的,其他塔里未必没有,至少我们现在还有时间,再来一个来回,面的毒雾重新聚拢,恐怕我们等下一场雨得等半个月。

时不我待。

胖子看我们没有反应,说道:“那我可出馊主意了啊,你看,这面挂着一个,下面躲着一个,为什么要把他们挂那么远,我觉得这两个东西,绝逼是不能放在一块的,否则一起挂面行了,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我们把面这个东西打下来,让它掉到水里,然后我们仔细看看,到底是龙虎斗,还是黑山老妖打湘西尸王。”

我们还是不说话,我的脑子里,一如既往的出现了一个阶段的不妥。不仅是不妥,胖子以往所有的想法都不妥。我都想开口说我们还是换个塔吧。胖子让我别说话,继续说下去:“我来分析一下,反正我们下不去,也要换个塔爬爬的,如果下个塔还是这样的情况,怎么办?你总归是没有办法。所以,不如在这看的清楚了,如果面是孙悟空,下面是牛魔王,我们撤吧,听个几把雷,回家自己唱卡拉去。”

我看了看闷油瓶他没有表态,黑瞎子笑:“这个好,这个好,朋友你可以的。”胖子说道:“我们去,站在这一层的最顶,然后把符咒给去掉,把锁链打断,然后我们看戏,情况不对我们直接往跑撤,赶紧的,小哥来帮忙。这可是人生难得一见。”

我们一路往回爬,爬回到楼梯的最顶端,用手电照那个巨大的钟,靠近看的时候更加骇人,体积巨大,无数的已经腐烂黄缎缠绕在钟,面全是符咒。钟的面全是硫磺蒸汽形成的硫磺,斑斑驳驳。

钟离我们很远,根本不用尝试,完全是够不到的,如果有枪的话,可以尝试打断面的铜链,但我用手电自己看了结构,铜链和我大腿一样粗,挂在一个弓形的梁,普通的枪肯定打不断,以我对于结构的了解,打断铜链不行,打算这根梁还有机会。

胖子对黑瞎子道:“瞎子,你身手好,你把雷管带到梁,把这个梁炸断,然后你再跳回来。”

黑瞎子划了一下,“这梁你炸不断,反而容易出事,这是铜梁,只是外面有一层石壳,里面都是铜。而且这个梁——”我看了看两边,两边都压着沉重的岩层,这个梁对于保持这个塔的结构完成非常重要,如果炸掉了,两边的岩层可能会坍塌。

胖子点头:“行,我去看看。”说着,站起来,尝试去勾横梁,但是他胖的有点多最近,手够不到。对闷油瓶和黑瞎子说:“你们这个不行啊,我们是有分工的,老子的职业是坦克,这种事情你们能不能积——”

还没说完,黑瞎子和闷油瓶两个人几乎同时蹿起来,踩着胖子的两边肩膀,两个人同时跳向了横梁。

这个距离不是一般人可以跳的,两个人都是手指一下挂住横梁,然后翻身去。

胖子直接被踹翻,滚下去三级台阶,大骂:“两个龟孙,又来这套!”黑瞎子说:“胖子,要是等下出事,你负全责,你认不认?”胖子爬起来,“你看你这笑的,你他妈我更想这事,少来这套,赶紧看看。”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在横梁小心的行走,走到了钟的方。黑瞎子说:“铜链打死在铜梁里,塔塌了都未必会断。”他看了看铜链,顺着铜链小心翼翼的爬到钟。我道:“肯定有活扣,否则这么重的东西,不可能一次装配。你看看钟和链条的衔接处。”

黑瞎子摇头,对我道:“算有活扣,也在钟的里面。”

说完单手挂着,闷油瓶和他手拉手,直接用他当绳子垂下横梁,贴着那口大钟,他们的动作非常轻缓。看的出两个人很熟练,非常默契。

之后闷油瓶转头看着我,对我伸出了手。

我楞了一下,意识到这口钟太大,他们两个人的身高没法够到钟的下方,他是让我跳过去。

我看了看这个距离,对闷油瓶道:“你丫想我死你直接过来杀,这他妈怎么可能跳的过去。”

胖子对我道:“我扔你过去,这里下面是水,算掉下去了也不会死,你麻溜爬来行,别怂,你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低头看了看下面,一片漆黑,对胖子道:“不如这样,我丢你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